您的当前位置: 大学首页>>广外新闻>>正文

【军训进行时】情暖,冬训的果才甜
2019-01-24 文字:梁颖欣 黄伊琳 肖王伊露 黄琳娜 吴凌芝 薛敏莹 刘宁 陈勉伶 图片:南北摄影部 编辑:叶燕婷    (点击: )

编者按:今年,广州的冬天没有阴冷缠绵的小雨,也没有凛冽刺骨的寒风,天气刚刚好。在集体中,新生们踏着坚定利落的步伐,共同展示着自我的风采以及收获集体中的凝聚力与归属感;而一直陪伴在训练过程中的现役军人教官们,也用严格的要求、善良的关爱为这个冬天多抹上一份浓厚的色彩;作为前辈的班导、社团师兄师姐们也不曾离开,给“军人们”送上鼓励、慰问与祝福……训练中的苦与累,正是有了一丝一点的人情关爱与温暖,才能让冬训的果实更加饱满,更加甜。

个人篇:我是集体中的我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团结就是力量》是18级大一新生在军训场上唱响的最耳熟能详的旋律,也是大家在军训中深切感受的真理。

团结在军训上最严酷的体现是这样一条戒律:一人犯错,全员受罚。日语一班的文生对此表示十分赞同。面对比班级更大的集体,比课堂更长的训练时间,团队的意识也需要变得更强。

学生们在练习齐步走

刚开始的时候,教官总会因为一两个不能遵守命令的学生而惩罚整个军训旅。文生说:“有时候我们都需要分场合做事。当我们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当然可以很开心地玩,”例如在消防演练那一天的休息时刻,同学就在比赛谁弹舌弹得更久,与不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感受了不一样的语言。“但是训练是很严肃的场合,我们需要整理思想。首先要做好自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才能更好融入集体。” 商英学院的小周就在训练的过程中突破了自我。教官让她们定腿定了20多分钟,她没有想过自己居然可以坚持下来,但咬牙坚持下来后,她发现了更强大的自己。

一个团结的班集体,往往需要有积极带头的个人。来自十九连三排小龙就因为嗓门比较大,被教官选中做“领头羊”——带领大家喊口号。看着教官、老师和学姐在自己带头的整齐划一的口号声中走过,在光荣的笑容充盈着他的面庞的同时,厚重的责任也落在了他的肩上。久而久之,小龙也成为了三排的“吉祥物”,在休息的时候,他常常被要求唱歌。而到了最后不擅长唱歌的小龙反而被大家一起领着歌唱,同学们也就成了小龙的领路军了。方阵中的每一个人都承担着自己的角色,无论是普通的个体,还是作为起带头作用的个人,都通过每一天的训练把大家的步伐拉整齐,把大家的心带团结。

这次军训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团体——飞虎队。来自西语学院的小毛就是其中的一员,他因为身体的一些原因,没有办法和大家一起训练。“坐在看台上,我能明显感觉到大家的进步之快。从刚开始大家的无序,到现在的整齐划一,我觉得大家真的很棒。刚开始两天我也有参加训练,我懂大家被罚的感觉,在看台上我更加了解团结的意义。”

在高高的看台上,头上有遮阳的屋顶,向下一看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他们之中有从集训第一天就待在那里的,也有中途受伤而上去休息的。而小陈则是后者,他也曾体验过顶着太阳站军姿和被罚蹲下的经历,他可以很好地理解大家的心情。这也加深了他对团结的理解,更能理解歌词中的“团结就是力量”。同样在休息区的高翻学院的小张看着大家迈出整齐的步子的动作,表示“感觉到自己的软弱无力,也很想融入他们,但是由于身体真的力不从心而无法融入”。他希望自己也可以快一些恢复身体,尽快归队。小张说:“一定会有机会回去训练回报集体的。”

团结变铁,团结成刚。团结说的是一个整体,却远远不能离开集体每一个人的努力和付出。军训中,“我”首先是集体中的“我”,然后才是 “我”自己的“我”。

教官篇:向北望星提剑立

“立正!”

一声命令打破了操场上五营十九连四排休息时的放松。与以往的雄厚不同,这个声音带有些女子的尖锐。今年,广外新生的冬训迎来了首批女教官,大婷教官便是其中之一。

“两脚跟并拢,两脚尖分开约六十度,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微微后张,身体微微前倾。”跟随着大婷教官的口令,同学们一点一点地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以求用最标准的军姿来迎接一天的训练。“因为大家以前军训都有练习过踢正步,下面,我就简单地讲解一下它的要领。”只见大婷教官站在队伍的前面,开始分解讲解动作。摆臂、踢腿、腰挺直……这一个个要领才组成英姿飒爽的步伐。

军训刚开始时,大婷教官和五营十九连四排的同学们都很害羞,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休息的时候,大婷教官会和同学们聊会天、组织唱一些军歌。五营十九连四排的陈同学告诉记者,她觉得大婷教官就和他们一样,就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她真的很可爱,休息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而且她经常叫我们小姐姐、大哥,这让我们感觉和她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作为一名女教官,大婷教官的心总是要比男教官细致一些。同学们在站军姿时,她总是穿梭在队伍中悄悄地为同学们整理衣领。“多喝水,记得在饭堂装点姜茶”、“回到宿舍装点热水泡泡脚,晚上早点睡,养足精神”,这些都成为了她的口头禅。李同学有一天因为有些头疼便在休息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用手按揉着太阳穴。大婷教官看见了,走过去蹲了下来,轻声询问李同学是否需要去旁边休息一下或是去看医生,李同学选择了坚持。“我没有想到大婷教官会发现我的不适,而且还反复确认我的情况是否真的可以坚持。这些让我十分感动。”

记者采访到的另一位教官——张教官,在五营里是小有名气的——因为他的严于律己,更因他的高度严格要求。每每有新的教学内容,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展示一遍又一遍,直到所有人清楚明白。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反复纠正,但倦色从不会出现在他的眼中,他一直都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尽管有时会因进度延迟略微生气而训斥学生,但这字字真心也都是言语上的教导:“我们会教导你们如何做人,如何看向明天。”

张教官在教授学生瞄准

虽说广外女生居多,但张教官不会因此而放低标准,在恪守应有的原则下,一定会训练的尽善尽美。尽管他十分严格,但却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会根据实际情况来适当调整。当提到对广外学生的印象时,张教官点了点头:“每一所高校都有各自的特点,广外学子也确实展现了广外应有的风采,给我的印象很好。”

军训当然不会是轻松的,在这个旅程中,当学生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肩负起了应有的责任。无论遇到何等的困难,都要坚持下去,而后,困难就会迎刃而解。“我希望他们可以明白,没有什么困难是我们战胜不了的。”张教官微微笑着,眸中蕴含着显而易见的坚定和期望。而长时间的站军姿和蹲下所隐含的痛楚,却让学生们的坚持变得岌岌可危。如何坚持下去?或许这是每一名军人的心声——一个字,扛;两个字,硬扛;三个字,死命扛。对他们来说,永远都是:可以倒下,不能落下。当坚持着坚持着,逐渐就会发现,曾经以为的难以战胜的困苦,早已被踩在脚下。在他们更艰苦的部队训练里,正是这样的信念,让他们更加成熟而勇敢。张教官的声音虽不是很大,但语气却格外坚定:“从你踏进军营的那一扇门开始,你就是一名军人,你不再是一名地方老百姓,你肩上担负着家国大义,所以你必须坚定,去背负起你所代表的一切。”正是应了聂荣臻将军的一句:“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

尽管今夜并无星星,不知何时破云而出的月色却像星光一样美好而璀璨。张教官伫立在青松下,略显单薄的身形仿佛潜藏着无尽的力量,他的声音在寒风的映衬下更加坚实有力:“身为教官的意义,不过是希望在这短短的14天里,可以启迪当代大学生们明白家国大义和军人职责,可以怀有家国情怀,可以更高要求地约束自己,可以在未来为社会奉献一份力量。因为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安逸,不过是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前辈篇:那些人与歌,陪伴军训的你过冬

“军训不下一滴雨,燃烧你的卡路里”“中文少年各意气,一袭迷彩绘青春”,每一天,操场上这些红底黄字的标语都会吸引正在进行冬训的18级学生们的视线。或鼓励或逗趣,短短十余字,却代表了军训的“旁观者”们对“绿巨人”的关心与问候。

其实,广外的军训是“夏与冬的变奏”。来自16级的李锦鸿同学,既参与了广外最后一次的夏训,又成为了今年正在军训的新生们的班导。“大一军训可能是你们人生中最后一次—那么多人陪你跑步、那么多人陪你站军姿的时光了”,回想起当年的军训,最先出现在李锦鸿脑海里的便是教官的这么一句话。

我是集体中的我

作为班导的他,今年是他“第二次”参加军训。当他得知18级的新生军训集合时间为早上八点,他的第一反应是“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当时他们都要很早起。他和别的班导还曾在担心18级的新生会不会因为天冷起早而受寒。他谈及,16级军训的训练强度还是比18级要大。他当时所在的反恐连的训练艰苦。“我那个时候是特殊方队—反恐表演队的一员,有一次教官在训练一个高强度的动作,问我们能不能坚持几分钟保持不动,动作是真的很累,但我又不愿意认输所以就大喊’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坚持!’接着我的队友都在喊中国万岁,就这样我们坚持下来了”

虽然新生们显得比他们轻松一些,但李锦鸿同学觉得新生们并不输他们当年。每当他走在路上听到“军中绿花”们响亮地喊起“师兄好”时,他会有种亲切感,“他们都很有礼貌”。他更是对新生们在《小幸运》背景下练习的“浪潮”造型印象深刻。军训是我们培养集体荣誉感和凝聚力的难得机会,“在这个时代单打独斗会比较吃亏。当你军训时,你真的能感受到自己是一个集体里一颗牢靠的螺丝钉,这种集体意识加强对你们以后学习、工作都非常重要”,他强调着,“像我,我就在军训中瘦了十几斤现在还没反弹还有说不定你还能和自己方阵中的战友结下友谊”。

而来自17级的彭晖岚同学和张钧同学则见证了广外军训“冬的序曲”,他们参加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冬训。一年过后,她们从“军人”变为“前辈”,给社团中正在参加军训的新生们送上一份慰问礼物——手工饺子。“皮和陷是我们自己买的,包好之后就煮给他们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中文团学咨宣部的传统——每当军训期间,师兄师姐给后辈送去慰问餐,给小饼们加油鼓劲。当张钧和彭晖岚在军训期间第一次见自己的小兵,第一感觉就是晒得黑红黑红的。”

中文学院班导和辅导员慰问新生

回忆起一年前自己亲身经历的冬训,张钧与彭晖岚脑海里冒出两种想法——怕冷,以及不用像夏天那样在太阳下暴晒。“我们冬训的时候前几天一直在下雨,所以我们就一直在宿舍整理内务,没怎么训练。”说到此两人都笑了起来,“但是我们也是跟你们一样要在十五天内学习然后军训汇演,所以说虽然一开始因为下雨没去训练很惬意,但是后面的训练量就比你们现在就大了很多”。

回忆当初总是轻描淡写,却也会有很多感慨。“珍惜这段时间,这段时间过了你们会怀念的。这也是你们大学期间最后一次军训了,好好珍惜、好好享受。”这是张钧与彭晖岚想要对2018级新生军训说的话。

“女儿十七八,集合在阳光下,走过风和雨,走过冬和夏,心有千千结,爱在军营洒。”铿锵有力的步伐跟上了《女兵谣》轻快的韵律;“茫茫的雪原鸭绿江,中国的军人,铁打儿郎,剑锋所指守得天下康。”坚韧不拔的军人情对映着《中国军人》的雄壮。在18级的冬训中,那些人与歌,它们就像冬训时喝的那碗热气腾腾的姜汤,每一次想起,都让“军中绿花”们倍感温暖。

上一条:【教学实践周】中文学院赴黄姚开展创意写作训练营
下一条:【教学实践周】商英学院举行ACBSP国际认证与专业建设学习会
关闭窗口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北校区) | 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南校区) 

© 2011 GDUFS | 粤ICP备06106464号-1 | 总机:(020)36207878 | 报警电话: (020)36206999 联系我们 | 网站维护: 教育技术中心